台妹_百度百科

台妹_百度百科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台妹泛指拥有台湾风俗文化较强,穿着打扮不时尚或不跟随时代步骤的台湾女孩。台妹是台湾本土风味讲国语有台湾口音的女生。

也是类似意思形容男性,经常穿着花衬衣,口里嚼槟榔动不动就说台语脏话的男人

“台客”,这个名词原来含有贬意,用来当作特定族群的蔑称,有如英文的黑人Nigger。它原来叫“土台客”,这名词诞生于1949年后的台湾,当时能随迁来台的外省人们,不是军公教人员、就是有钱人家,普遍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及较多的财富,因此“土台客”在外省人口中专指没有见过世面、土里土气的台湾本省人与客家人。

因此,“很台”就成了一种形容词,令人联想到土里土气、没见过世面。例如现年新出炉的台湾选美冠军“台湾小姐”,满口都是台湾腔调的国语,就被称为典型“台妹”,暗讽她教育程度不高,完全是揶揄和嘲讽,绝对有族群歧视和阶级歧视的嫌疑。如果站在政治正确的立场,通常是别提“台客”这个名词为好。

然而,这两个月来,文化界和媒体界重新诠释了“台客”这个名词,展开了新的包装与行销,将“台客”一词完全翻转。

为身兼综艺节目主持人与文学作家两种身份的鬼才蔡康永。他所主持的两个谈话性综艺节目《康熙来了》和《两代电力公司》在台湾的电视台收视率很高,且雅俗共赏,具有话题指针性意义。说来有趣,与蔡康永搭档的节目主持人小S,出身自外省人中产阶级家庭,嘲笑本土的土味已经不是第一次,之前还曾经在节目里公然嘲笑流行音乐少男团体5566“很台”,也曾遭到台湾本土派抗议。但蔡康永不愧是文人出身,具有一定的敏感度,嗅得出这种言词的杀伤力和市场潜力:蔡康永借力使力,延伸“台客”话题,再赋予新意,变成节目的亮点,把“很台”变成很炫的意思。节目果然大获全胜。接着,摇滚歌手伍佰等人出版《台客出来!--台客摇滚百万惊险辑》,并举办声势浩大的“台客摇滚演唱会”,正式引爆“台客”风潮。

紧接着,“台客”风潮很快地从娱乐界扩散到文化界。属于台北菁英文化指针的《诚品好读》和《网络与书》两个文学性杂志,追随伍佰之后,也推出《Call me台客!》专题,正式把“台客”话题推向文化领域。用台式的修辞,就是“够呛,才会大声!敢秀,就是台!”的“台客宣言”。

台湾四大日报之一的中国时报副刊也连续两天制作“台客美学先锋派”,倡言“创造、寻找跟“港仔”、“纽约客”一样有本色、有个性、有自我的文化……我们应该让所有对这些东西有兴趣的人一起来参与,将它变成一种新的文化复兴运动。”伍佰明言,在他眼中,蔡康永就是“台客”,小S就是“台妹”。中国时报副刊一向有成为台湾文化界风向球的企图,副刊主编杨泽更喊出“有机结盟,人人都是“台客”的主张。

他从美学的角度赋予“台客文化”三大特质:米克斯(mixed)、新奇、摇滚。认为谁都可以成为“台客”,无关乎省籍和阶级。至此,谈“台客”变成全动,许多非常中产阶级的台北知识分子都争先恐后地宣布:我很台。“台客”,变成了文化认同。

然而,“台客”原来的族群意涵是不会消失的。光靠两个月的媒体宣传,并不能洗去四十年外省人和本省人冲突的历史。反弹的声音终于出现;当“台客”“很台”成为流行,台湾教授协会、台湾教师联盟、北社等多个台湾社团于八月初召开记者会表示:“台客”代表着优势族群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歧视心态,即使是在媒体与流行文化的宣传中,歧视的本质仍未改变。

抗议社团都抱持着坚强的独派立场。北社秘书长杨文嘉指出,“台客”的形象很限定,几乎都是负面形象,例如槟榔西施、骑摩托车两脚开开等,这是一个带有阶级、文化歧视、高度污名化台湾人的语汇,还有“中国是主、台湾是客”的意味,代表中国霸权对台湾的欺压,在多元文化的台湾社会中,不应存有“台客”的名称。

独派社团的反弹不是没有道理的。令人惊讶的是,推动这波“台客文化复兴运动”的媒体,多以深蓝色的统派媒体为多。对于本省人来说,当昔日的压迫者转身想要取得这个名词的诠释权,但过去被歧视的记忆还没有洗净,曾经造成屈辱的言词突然变成架上商品,而且还是由昔日的压迫者开门贩卖,本省人对此当然充满愤怒。这道理就好像Nigger可以变成黑人之间互相表示亲昵的戏谑用语,却不能绝对作为白人对黑人的称呼。语言与身份认同的政治,并没有是商品和广告一夕之间可以翻转和洗净的。“台客”这个名词,由族群冲突开始,也注定要面对台湾特有的族群矛盾。

“台客”一词算是这些年既时髦又流行的用语之一,然而当你问到,究竟怎样叫做台客,或者“很台”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大家的回答总是很肯定却也很模糊。每一个人对台客或者台妹(女的台客)的说法都不尽相同,唯一统一的说词就是:“台客”就是指很没有气质、很“耸”的人,而“很台”就是很俗、很“耸”的意思。不过当你进一步再问,那怎样叫做“很没有气质、很耸”时,大家的说词又开始分歧了。

台客穿着可以是夹脚蓝白英雄拖鞋,可以是小Dio,也可以是改装的三门 喜美,毫无力学原理的尾翼,方头皮鞋,山本头,电棒烫,也可以是木村头,更可以是西装笔挺,可以抽黄长寿,可以抽七星,更可以抽黑大卫。不一定要啤酒肚,也可以长的帅。

台妹是会把头发染成很丑的金色,但是台妹不一定要染发,女生可以穿的很有气质,但是如果抽烟抽的很丑还加一句:“靠——杯——喔——(三个字都要拉长音)”你说台不台?

Gucci和凡塞斯在台湾就是台客牌,不要怀疑。不信可以去撞球间看,一些瘦瘦白白不高的男生,会用破破的声音讲:干恁娘,去亏妹仔啦。“后,我这古吉(发音不标准)ㄟ皮夹柳”“修但带妹仔去唱歌”等。他们九成九会唱极速和黎明全部,再加郑秀文。

台客是因为“似懂非懂”和“自以为是”才会陷进这 里面。像energy他们是板族还是hiphop?都不是,他们只是一群自以为是的“热舞社”。举hiphop和台客文化为例,hiphop有包含到生活方式,音乐,涂鸦,穿着。台客生活方式就是亏妹仔,吊凯子,开跑车,住豪宅,梦想一步登天 ????音乐就是港式舞曲;美术方面就是车子上的“抓不到”和“严禁公道暴走”;

穿着就是仿陈浩南,仿杰尼斯,仿嘻哈,仿滑板,以为我穿的一付嘻哈样,人家会觉得我很会跳舞,我好帅;以为我背支吉他,可是我不知道艾力克来普顿是谁,管他的,小迷妹会说我好酷,就被我骗上床,我好帅;把virage改成像sky的Evo ,人家就觉得我很会跑,我好帅;以为我去做 MDI明天就可以月入百万,一步登天,蓝宝石经理,听起来多响亮,我好帅。

可是西门町还是一大堆假嘻哈留着日式长发,可是路上十台virage还是有九 台引擎盖装成跟 EVO一样的通风孔,可是龙山寺满街都是浩南跟山鸡。

台客文化当然要反,才不是因为什么自以为高等的达尔文主义,而是因为这是一种参差不齐的次文化,单纯显示出思想空泛无方向却又刚愎而已。可是还有一种人是这种文化的附加品,“自以为”去星巴克比去西雅图高级,“自以为” 去诚品比去金石堂有格调,买来买去还不是吴淡如吴若权戴晨志的垃圾,他今天写一本“爱不是一生的坚持”,下个月就会再写一本“爱是一生的抉择”,在下个月就会写一本“爱不是一生的坚持是抉择”,然后还是照单全收。又是另一个似懂非懂和自以为是,是另一种格式台客文化的失败反动。

以上全部全部不包含中年台籍男子,因为那是他们年轻时候就一直流传下来的台湾文化跟穿着。吃槟榔,黄长寿,没有什么不对;办桌,海产摊,参茸药酒也没什么不好;台语歌那卡西也是在近十五年才没落,那是他们那时年轻一直到如今的,人家的年纪是我们的两倍,要求人家改好像也不一定对,那只不过是因为年轻一辈的人去模仿才让人家觉得讨厌。有年轻台客,年轻台妹,中年台 客,但是有中年台妹吗?好像是没有。可见中年人那是当时的社会风气,男人都是去打拼,女人乖乖闭嘴等,如今播的夜市金曲,不过是当时社会风气的缩影,相较之下港式舞曲比台语歌俗不可耐多了。

23.不穿袜子脚穿妓女鞋〔应该有人听过;就是皮鞋头但没有包脚跟的那种〕

《我爱台妹》是由 MC HotDog ,张震岳,Free9合作的一首歌,并收录在哈狗帮专辑 《wake up》中,听到这首歌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想动一下,想跳舞,想一起唱,这也就是这首歌的魅力所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