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_娱乐频道_凤凰网

独家专访_娱乐频道_凤凰网

第64届柏林电影节竞赛片《白日焰火》近日上映,凤凰娱乐专访桂纶镁,坦言和导演刁亦男特别有聊,心里想的完全一致,心有灵犀。不过只是在电影方面。以下是专访实录。

桂纶镁:我经纪人传剧本给我,我是一气呵成看完了,一看完当下没有任何犹豫,就回复我经纪人,马上跟他们说我要做,非常非常喜欢这个剧本。

桂纶镁:这个类型其实不多见,另一方面是这个角色外在的平静还有内心的能量两者之间的不同吸引我。

桂纶镁:我其实因为太喜欢这个剧本跟角色,所以在第一时间并没有去做这样的功课,因为太喜欢,想创作的欲望非常强大,所以直接就答应了,到后来跟导演碰面后才(看他的电影),也是他送了我他的作品,所以才利用作品去认识一下他。

桂纶镁:也是在一个看似非常平静的故事里头有巨大的力气,我觉得都是这样子的东西,看起来很日常生活的东西,可是里头有很有意思的想像,或者是你意想不到的能量会发生在两个人物之间。

凤凰娱乐:之前我记得我采访你的时候,你说你特别想演女教师那样的角色,像《夜车》里面女法警那样的一个压抑的角色,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有兴趣演吗?

凤凰娱乐:可能相对小众一些,可能不是商业卖座的,可能是独立制作的这些导演。

桂纶镁:如果你说的是娄烨或者是贾樟柯导演,如果你说的是这些的话我还挺喜欢的。

桂纶镁:我自己觉得这次能跟刁亦男导演合作,感到非常开心,因为有时候跟他聊天,就是比如说聊到贾木许的《漫长的假期》,他就说我特别喜欢那一个镜头,立刻是跳起来的,我也非常喜欢那个镜头,我跟他会有一个挺接近的观影上的喜好,或者是我们都很喜欢《精疲力尽》以及一些新浪潮的东西,聊起天来会有一些相同的喜好。

我特别会觉得我在被他理解,有的时候我会问他,他可能喜欢看的书,请他推荐一些东西,所以在拍摄的过程中,因为这个东西的相契合,所以他会跟我说希望你怎么做,我立刻可以明白他想要什么东西,其实非常非常愉快跟舒服。

凤凰娱乐:毕竟是要到东北这样的地方去拍戏,而且是要演当地的一个人,其实作为一个有台湾小清新标签的你来说,是不是很挑战?

桂纶镁:我当初决定要演这个角色的时候,完全忘记要关于东北女孩口音的这件事情,因为我真的太喜欢了,所以第一时间就决定要做,我觉得那个内在的渴望跟欲望,他强大到你会觉得外在的这些东北元素都能被克服,另外一方面是,刁亦男导演也一直说其实他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个什么所谓东北的故事,他只是选择了一个这样的场地去说这样一个故事,所以他在我口音这部分的要求只是不要太过于台湾腔而已,说东北话那只是我自己在体验生活方面有跟剧组要求就是希望能尽量去熟悉一下这个工作,所以有去跟当地一间比较家庭式的洗衣店学习熨衣服洗衣服,跟他们一块吃饭,就过挺长的一段时间。

要说最大的困难因为我其实是个非常怕冷的人,我带了很厚的棉裤棉衣到东北去,准备要应战,结果导演就是要求,因为这个女性必须要有女性的魅力,所以必须有身材的展现,你不能在里面穿得太肥,所以那些衣服都用不上,我经常是冻到脚指头都没有感觉,有的时候那个感觉是刺痛,非常痛,有的时候是到暖和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肿起来,冻到肿起来,更不要说有的时候你表情都用不上。但我经常也讲,我会幻想如果今天换了一帮可能跟自己没有这么相似的同类的人一起创作的话,我还能走过这个冬天吗?有时候幻想可能有点困难。

桂纶镁:昨天看了首映,我今天早上醒来就在浴室里头这样待着,突然觉得其实每个人为了要活下去,都挺自私的,当你那个自私跑出来的时候,你会做一些你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举动,会让自己非常吃惊的举动,其实吴志贞也在做这样一个事情,其实我们都只是为了要活下去,我们生活在继续,好像没有人能真的那么无私的。

桂纶镁: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最后我看烟火的那个时刻,我其实在表演看烟火的那个镜头,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我记得我在看的时候,那当然不会有烟火,因为演员经常是要靠想像,然后我看着天空的时候,我突然看见很多黄金色的微粒在空中,我看的很专注,就一直看,很美很安静,心里非常感动,那个东西我不知道是我想像的还是它真的就在那,我觉得吴志贞在那个时刻是有一个人在想念她。

桂纶镁:她不会恨他,当她决定要这么做的时候,她就是全身投入,就像我讲的粉身碎骨都没有关系,被背叛都没有关系,因为这是他的选择。

桂纶镁:我自己并没有觉得那是相象的,好多人把这两个电影放在一起,后来特别看了一下,但我并没有觉得雷同。我经常在选择一些角色,很多人说你是不是为了刻意转型,是不是为了要突破,是不是为了要挑战,可是这些东西完全都不存在在我脑子里面,我从来不是为了要突破要挑战要转型,而且我也不知道那个型在哪里,我不是为了这些在选择,而是这些角色找上我了,这些角色我刚好很喜欢,我就做了。可能对很多观众来讲,是跟以往的角色不太一样,所以对他们来讲是转型,可是在我的概念里完全没有这个。

凤凰网娱乐讯第64届柏林电影节竞赛片《白日焰火》近日上映,凤凰娱乐专访桂纶镁,坦言和导演刁亦男特别有聊,心里想的完全一致,心有灵犀。不过只是在电影方面。以下是专访实录。

桂纶镁:我经纪人传剧本给我,我是一气呵成看完了,一看完当下没有任何犹豫,就回复我经纪人,马上跟他们说我要做,非常非常喜欢这个剧本。

桂纶镁:这个类型其实不多见,另一方面是这个角色外在的平静还有内心的能量两者之间的不同吸引我。

桂纶镁:我其实因为太喜欢这个剧本跟角色,所以在第一时间并没有去做这样的功课,因为太喜欢,想创作的欲望非常强大,所以直接就答应了,到后来跟导演碰面后才(看他的电影),也是他送了我他的作品,所以才利用作品去认识一下他。

桂纶镁:也是在一个看似非常平静的故事里头有巨大的力气,我觉得都是这样子的东西,看起来很日常生活的东西,可是里头有很有意思的想像,或者是你意想不到的能量会发生在两个人物之间。

凤凰娱乐:之前我记得我采访你的时候,你说你特别想演女教师那样的角色,像《夜车》里面女法警那样的一个压抑的角色,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有兴趣演吗?

凤凰娱乐:可能相对小众一些,可能不是商业卖座的,可能是独立制作的这些导演。

桂纶镁:如果你说的是娄烨或者是贾樟柯导演,如果你说的是这些的话我还挺喜欢的。

桂纶镁:我自己觉得这次能跟刁亦男导演合作,感到非常开心,因为有时候跟他聊天,就是比如说聊到贾木许的《漫长的假期》,他就说我特别喜欢那一个镜头,立刻是跳起来的,我也非常喜欢那个镜头,我跟他会有一个挺接近的观影上的喜好,或者是我们都很喜欢《精疲力尽》以及一些新浪潮的东西,聊起天来会有一些相同的喜好。

我特别会觉得我在被他理解,有的时候我会问他,他可能喜欢看的书,请他推荐一些东西,所以在拍摄的过程中,因为这个东西的相契合,所以他会跟我说希望你怎么做,我立刻可以明白他想要什么东西,其实非常非常愉快跟舒服。

凤凰娱乐:毕竟是要到东北这样的地方去拍戏,而且是要演当地的一个人,其实作为一个有台湾小清新标签的你来说,是不是很挑战?

桂纶镁:我当初决定要演这个角色的时候,完全忘记要关于东北女孩口音的这件事情,因为我真的太喜欢了,所以第一时间就决定要做,我觉得那个内在的渴望跟欲望,他强大到你会觉得外在的这些东北元素都能被克服,另外一方面是,刁亦男导演也一直说其实他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个什么所谓东北的故事,他只是选择了一个这样的场地去说这样一个故事,所以他在我口音这部分的要求只是不要太过于台湾腔而已,说东北话那只是我自己在体验生活方面有跟剧组要求就是希望能尽量去熟悉一下这个工作,所以有去跟当地一间比较家庭式的洗衣店学习熨衣服洗衣服,跟他们一块吃饭,就过挺长的一段时间。

要说最大的困难因为我其实是个非常怕冷的人,我带了很厚的棉裤棉衣到东北去,准备要应战,结果导演就是要求,因为这个女性必须要有女性的魅力,所以必须有身材的展现,你不能在里面穿得太肥,所以那些衣服都用不上,我经常是冻到脚指头都没有感觉,有的时候那个感觉是刺痛,非常痛,有的时候是到暖和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肿起来,冻到肿起来,更不要说有的时候你表情都用不上。但我经常也讲,我会幻想如果今天换了一帮可能跟自己没有这么相似的同类的人一起创作的话,我还能走过这个冬天吗?有时候幻想可能有点困难。

桂纶镁:昨天看了首映,我今天早上醒来就在浴室里头这样待着,突然觉得其实每个人为了要活下去,都挺自私的,当你那个自私跑出来的时候,你会做一些你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举动,会让自己非常吃惊的举动,其实吴志贞也在做这样一个事情,其实我们都只是为了要活下去,我们生活在继续,好像没有人能真的那么无私的。

桂纶镁: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最后我看烟火的那个时刻,我其实在表演看烟火的那个镜头,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我记得我在看的时候,那当然不会有烟火,因为演员经常是要靠想像,然后我看着天空的时候,我突然看见很多黄金色的微粒在空中,我看的很专注,就一直看,很美很安静,心里非常感动,那个东西我不知道是我想像的还是它真的就在那,我觉得吴志贞在那个时刻是有一个人在想念她。

桂纶镁:她不会恨他,当她决定要这么做的时候,她就是全身投入,就像我讲的粉身碎骨都没有关系,被背叛都没有关系,因为这是他的选择。

桂纶镁:我自己并没有觉得那是相象的,好多人把这两个电影放在一起,后来特别看了一下,但我并没有觉得雷同。我经常在选择一些角色,很多人说你是不是为了刻意转型,是不是为了要突破,是不是为了要挑战,可是这些东西完全都不存在在我脑子里面,我从来不是为了要突破要挑战要转型,而且我也不知道那个型在哪里,我不是为了这些在选择,而是这些角色找上我了,这些角色我刚好很喜欢,我就做了。可能对很多观众来讲,是跟以往的角色不太一样,所以对他们来讲是转型,可是在我的概念里完全没有这个。

诞生于1951年,是当今世界最顶尖的国际电影节之一,与戛纳、威尼斯电影节并称为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详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